今天是:
 
       
今日要聞 五縣五化 縣內動態 民情通道 言論薈萃
領導要聞 公告公示 黨政在線 專題版區 外媒看松桃
便民信息 求職信息 企業招聘 便民查 詢
供求信息 商家展廳 樓市信息 家居 家裝
人文松桃 苗鄉文化 松桃旅游 特色美食
光影松桃 城市風景 社會紀實 松桃網評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聯系電話:0856-2323055  QQ:491069448  QQ群:156155093  微信 號:stw085699888 松桃網站辦公地址:松桃苗族自治縣行政中心三樓
 
 您當前位置:松桃網 >> 文化旅游 >> 苗鄉文化 >> 小說窗口 >> 瀏覽文章
苦楝樹下的悲歌
時間:2019年04月26日    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 點擊:

  七十年代,在湘、黔、川三省交界的地方,有個小山村,叫深溝村,這兒交通不便,山高林深,冷落偏僻。長期以來,深溝村村民們過著一種與外界隔絕的閉塞生活。
  
  別看這里文化落后,但深溝村山前山后,泉水甜,溪水清,風景優美,氣候宜人,經常出現的霧氣孕育出更多的俊男美女,村里的男男女女都潤出了一雙雙如百靈鳥的好嗓子。這兒的男女老少尤其愛打山歌,并且形成了一種通過唱山歌尋求愛情的鄉俗。一到夜間,村里村外,歌聲四起,一幫情竇初開的后生崽和山妹子,紅著臉,帶著羞,把自己心底的愛,毫不遮掩地唱給相中的意中人。可是,這個村偏偏有個模樣最俏、嗓子最甜的姑娘,卻被剝奪了這份青春的權利。
  
  這個姑娘叫蘭花,今年十九歲,是村頭黃老倌的獨生女。那模樣在全村算拔了尖的,身材高挑,一米六五的身高,一頭披肩長發,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,圓圓的臉上經常笑容滿面,特別是在笑時,一對淺淺的酒窩,格外迷人。惹得最近幾寨的后生有事沒事總愛往她家跑,想聽聽那美麗動聽的歌聲,想想看看她美麗的身影。可是黃老倌象個兇神,一見那伙后生們,不是齜牙咧嘴地叫罵,就是操起家伙沖出來追打,嚇得后生們再也不敢攏邊了,只能遠遠地觀看,猶如天上的月亮一樣遙望而不可及。盡管黃老倌看得緊,管得嚴,可是蘭花還是和同村一個后生叫石祥瑞的英俊后生悄悄愛上了。
  
  石祥瑞是他們這個寨子,唯一一位有文化的青年,他家庭富裕,是該村唯一初中畢業的,有個妹妹還在上學,學習成績還不錯;其實,石祥瑞學習成績也很大好,可是命運偏偏與他作對,在他畢業時,眼看只有三天考試了,不知是晚上學習過晚,還是過于緊張,他竟生病了,考試時免強考完,結果也是意料之中,他離錄取線差了十多分,家里讓他補習,他不愿意,就回到家里和他父親學起了手藝。
  
  由于他有文化,人聰明,與父親學手藝很快,不到一年時間就能獨當一面,在寨子里經常幫人干活。他人長得英俊,家庭條件很好,有文化有手藝,是村里青年中的姣姣者,得到許多姑娘的青睞。
  
  可他偏偏相中了黃老倌家的獨生女——蘭花,那是黃老倌家要做一張桌子,請石祥瑞他爸去做,可他爸另外有活,抽不開身,就叫祥瑞去做,祥瑞到蘭花家做了三天,黃老倌要外出干活,就由蘭花在家做飯招待祥瑞,這樣,他們在三天的交談中,不知不覺就戀上了,他們的相好,可以說是郎才女貌,天造一對,地設一雙,惹得許多青年男女的羨慕和嫉妒。
  
  一天傍晚,祥瑞鼓起勇氣,壯著膽子,偷偷來到蘭花家的屋后,對著窗戶輕聲唱起山歌,想約蘭花出來相見,誰知剛唱了兩句,腦殼上“撲”的一聲,結結實實地挨了一火筒棒,一轉頭,見是黃老倌,嚇得他雙手抱著頭,連蹦帶跳地逃走了。蘭花見祥瑞被棒打,心疼得一個勁抹眼淚,心里暗暗怪阿爸,心太狠,下手太重,難道你年輕的時候就沒唱過山歌嗎?
  
  其實黃老倌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唱山歌的能手。當年蘭花她媽就是給唱活了心才嫁給他的。后來事情也就壞在山歌上。那年山里來了個挑貨郎的,見蘭花她媽長得水靈秀氣,趁黃老倌上山的機會,整天對著黃老倌的屋子唱。蘭花她媽在貨郎的甜言蜜語和給她一些沒有看到女人東西,在貨郎七唱八唱之下,竟和他私奔了。從此,黃老倌恨透了那些打山歌勾引女人的男人,生怕自己的女兒受騙上當。
  
  轉眼到了這一年的深秋,黃老倌正準備在下雪封山之前上山打柴的時候,不料腳腕子扭傷了,上不得山,沒奈何,黃老倌只好讓蘭花上山打柴。
  
  這天,蘭花準備一番,第一次進山打柴。云嶺山,山高林深,都是細細的山竹。蘭花想多打點好柴,便一個勁地往大山里鉆,終于在一個小山坳里發現了一片櫟樹林。她高興地揮起了砍柴刀,一會兒就砍了兩捆好柴,也顧不上擦擦身上的汗,挑起柴捆,沿著小路往回走。誰知七拐八繞走了一陣,她發現自己迷路了,頓時急出了一身冷汗。她想叫,她想哭,但又不敢叫,也不敢哭,山里人最瞧不起膽小鬼,她可不愿當這個一輩子被人笑話的角色。
  
  蘭花在山林里已奔跑了兩個小時,她頭發蓬亂了,衣裳濕透了,太陽已滑到了山背后,山坳里升起了縷縷云霧,山風帶著磣人的尖嘯聲,使姑娘心顫。她恐懼地睜著眼睛,一邊跑一邊注意著那陰森森的樹林。她怕碰上野獸,或者碰到行蠻胡來的壞小子。她越想越怕,簡直不敢想今晚會遇到什么樣的結局。
  
  終于她放慢步子,思考起來,這時她想起了唱山歌來壯膽。于是,她掠掠鬢發,擦擦汗,放開甜美的歌喉唱起了逗郎歌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頭
  
  先到山上花引蝶
  
  再看溪邊藤纏柳
  
  ……
  
  蘭花一邊不停地唱著,一邊在竹林里打轉悠。歌聲隨著晚風在山里回蕩,越傳越遠,清脆悅耳的歌聲中含著驚恐和悲愴。
  
  突然,她聽到前面有什么異樣的聲音,她緊張地放下柴擔,抽出一根粗樹棍,把身子隱在一棵巨大的苦楝樹后。終于,蘭花聽清楚了,遠處傳來了一陣低沉的歌聲:
  
  情妹唱歌哥抬頭
  
  歌聲隨著妹妹走
  
  花引蝶來蝶戀花
  
  藤纏柳樹抱成球
  
  ……
  
  歌聲愈飄愈近,那歌聲是那么親切,是那么熟悉,蘭花驚喜地從樹后閃出來朝前張望。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一個后生仔從竹林里鉆了出來。蘭花一看,是自己的意中人祥瑞。姑娘“哇”的一聲,發瘋似地沖了過去,撲進了祥瑞的懷里,淚水汩汩地流了下來,濕透了祥瑞的衣襟。祥瑞心疼地緊緊摟著蘭花,拍著她的背說:“妹子,別怕!妹子,別怕!有我哩,我聽說你一個人進山砍柴,擔心你會迷路,就進山來找你了。”祥瑞不停的安慰著蘭花。
  
  蘭花聽了這話,她那緊緊依偎在祥瑞懷里的身子貼得更緊了。她睜大一雙大眼睛,深情地仰望著祥瑞那紅撲撲的漂亮臉蛋,又害羞,又興奮。雖說她和祥瑞偷偷相愛兩年多了,可是他們從來沒有什么機會說上一句貼心話,更沒有一回近距離的親熱過。現在她倒在祥瑞的懷里,從心底升起一種實實在在的幸福感。這種幸福感使她忘掉了少女的羞澀,正是他們情竇初開的時候,蘭花情不自禁地把滾燙的嘴唇,貼在祥瑞火辣辣的嘴上。
  
  祥瑞抱著蘭花柔軟的身子,象是捂了一團火,抱了一塊炭,渾身上下火燒火燎。他瞧著蘭花那雙酒缸一樣的大眼睛,吻著她發燙而甜美的嘴唇。突然從他心底升起一種從未有過的激情,他全身顫抖著,用山里人粗獷的動作,忙不失迭地解著蘭花的衣服……
  
  蘭花沒有躲避,她只是害羞地閉上眼睛,任憑祥瑞慌亂地解開她的衣服。突然,她覺得祥瑞的手停止了撫摸,還聽他唉地嘆了口氣。蘭花睜開眼睛,只見祥瑞呆呆地望著她的身子。蘭花不由地往自己身上瞧,禁也大吃一驚,原來她那雪白光滑的身上,長滿了大片大片高低起伏的紅疙瘩,紅白相間,活象一只癩蛤蟆,顯得猙獰可怕。她顧不上害羞,趕忙坐起來細細察看,發現全身都有這樣可怕的紅斑。
  
  祥瑞耷拉著腦袋,結結巴巴地指著紅斑說:“好妹妹,莫怪我心狠,我家就我一個兒子呀!你,你這身上,是不是五嬸說的‘瘟病’?”蘭花一聽,頓時感到天旋地轉,急忙穿好衣服,理也不理祥瑞,一腳深一腳淺地朝村里沖去。
  
  祥瑞說的五嬸,原是離深溝村有幾百里地外的一個外鄉人。年輕時,她丈夫身上發起了一片片紅斑,接著頭發落光,身子佝僂,不久家里先后病倒了十多人。人們說這是“大麻風”,連郎中也不敢登門,全村人人恐慌。一天夜里,來了一群人,一把火燒死她一家二十余口,僅剩下她一個幸存者。后來那個領頭來放火的偽保安隊長聽說她還活著,便四處搜查,要斬草除根,五嬸才逃進這與世隔絕的大山里,幾十年一直過著孤身生活。
  
  再說蘭花失魂落魄地一口氣沖下山,急慌慌地推開五嬸的門,一見五嬸,捋起袖子,哀聲說:“五嬸,你快看看,這可是那種‘瘟病’?”
  
  五嬸一聽‘瘟病’二字,心猛地一沉,她知道深溝村的人都把麻瘋病稱作瘟病。由于七十年代,閉塞的山村醫治水平很差,對一些病癥不知道,把一些難治的病稱“瘟病”。她隨即一手舉著松明子,一只手揉揉昏花的老眼,仔細地看了蘭花的膀子,又解開衣裳看身上。蘭花緊張地睜大眼睛看著五嬸,象是死刑犯在等待法官的最后判決。終于,五嬸深深地嘆息了一聲,跌坐在凳子上,松明子也掉在地上熄滅了。蘭花眼前一黑,“撲”地癱倒在地,哭喊著:不!不!我不是!這哭聲刺得五嬸老淚縱橫,她是心有體裁會的,她心疼地把蘭花摟在懷里,輕輕的安撫著。
  
  蘭花跪在五嬸面前,凄婉地求道:我能治好!能治好!山上有的是藥草,我們都是用草藥治病的。五嬸,好五嬸,你說是嗎……
  
  五嬸嘆口氣說:“唉,姑娘,治這瘟病真難哩,不過老輩人講過治這病要喝蛇飲過的水,還有找個外鄉男人,把瘟病傳給他,你的病就好了……”
  
  誰知五嬸的話還沒落音,突然村里人聲嚷嚷,火把晃動,祥瑞氣急敗壞地沖進五嬸家里,慌慌張張地對蘭花說:“不好了,你,你爹摔下鬼魂崖了!”這消息駭得蘭花三魂出竅,她從地上爬起來,顧不得自己的腫塊了,發瘋似地沖了出去。
  
  這是怎么回事呢?原來天黑后,黃老倌見蘭花還未回來,猜想蘭花一定迷路了,就擎著火把,一瘸一拐,慌慌忙忙摸黑進山,誰知經過鬼魂崖時,一個失足,摔下了懸崖。
  
  此時,鄉親們在崖下找到了摔得血肉模糊的黃老倌,蘭花撲在父親的尸體上,拼命地哭叫著:爸爸!爸爸!你不能走,你不能走!女兒不能沒有你,女兒有話要對你說呀!天啊,把我也帶走吧!由于小小年紀就沒有媽媽,與父親相依為命長大,由于從小媽媽離走,沒有***關愛,但黃老倌卻對蘭花非常好,雖然管教嚴,但蘭花物質上需要的東西,黃老倌都能滿足她,盡管很忙,卻很少讓蘭花出門干農活。現在父親又離她而去,怎不叫她悲痛欲絕,蘭花凄慘地哀叫著,雙手在父親尸體上抓著,頭在地上撞著,撞得披頭散發,淚人一般,哭得天昏地暗。一旁的鄉親們看著苦命的姑娘,也都心直打顫,默默含淚嘆息。
  
  呆呆站在一旁的祥瑞,望著蘭花這副悲不欲生的模樣,他的心也碎了。他不管父母的阻攔,走過去對蘭花說:“妹子,不管你是什么病,我都不怕,等你爸過了‘三七’,我就娶你回家!”說完,一把把蘭花摟進懷里。蘭花感激地望望祥瑞,但她卻象被火燙著一樣,迅速從祥瑞的懷中掙脫出來,說:祥哥,你真的想娶我,就等我一年半截,我一定要把這病治好,不然就不進你家門!
  
  在鄉親們的幫助下,安葬了黃老倌,過后,村里人卻很少見到蘭花,原來她記著五嬸的話,去山上尋找蛇飲過的水,用蛇飲過的水洗自己身上的紅斑,治這可詛咒的瘟病。
  
  深溝村山高林深,樹木繁茂,山區是個出蛇的地方,天熱時“青竹標、火赤練、松花和烏騷蛇等,到處都是,眼下雖已深秋,蛇少了,但蘭花想到了山上的泉眼子。這些泉眼子是砍柴人在陰濕的山坳里挖出來的。蘭花相信這些泉眼子總會有蛇飲過的水,碰準了也能治自己的麻瘋病。于是她漫山遍野去尋找泉眼子,見到了泉眼子不管干凈不干凈,捧水就喝,直喝得肚子灌不下為止;她也忘了害羞,光著身子去洗,去擦,冷得牙齒直打戰也全然不顧。她感到多喝一口水,多洗一次澡,就多一分治好的希望。她盼望著盡快治好病,能和祥瑞哥歡歡快快一起生活。
  
  可是,蘭花嘗遍了山上泉眼子的“蛇仙水”后,身上的紅斑不僅不消,反而奇癢難熬。她思來想去,現在要擺脫瘟病的唯一辦法,只能象五嬸所說的把可怕的“瘟病”傳給外鄉人了。
  
  傳給誰呢?蘭花的腦海里猛然出現了一張稚氣未脫的娃娃臉,他就是兩年前來到山里的一個外鄉小伙子——小篾匠海生。
  
  這天傍晚,蘭花拖著虛弱的身子朝后山小篾匠窩棚走去。每走一步,她內心的羞愧就增加一分,好不容易挨到窩棚前,就是張不開口。直到天色黑透之后,才勉強張開口,唱出了聲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頭
  
  ……
  
  凄婉的歌聲在夜空中飄蕩,飄進了山谷,也飄進了簡陋的竹棚。海生勞累了一天,這時已經上床休息,他聽見歌聲,知道這是山里妹子定情時唱的“逗郎歌”。他以為是有人選中了他的窩棚作為幽會的場所。雖然他手藝不錯,曾獲得這里人們的贊揚,但他沒想會有姑娘看上他,因為他是一個外鄉手藝人。他沒當一回事地剛要蒙頭睡覺,忽然,歌聲卻越來越近,而且聽見一陣低低的啜泣聲,他感到奇怪了,對情歌是高興的事,怎么唱得這樣悲涼?還哭泣?他翻身下床,走出窩棚,想看個究竟。他剛拉一竹門,只見一個黑影慌慌張張往山下跑去,沒跑幾步就跌倒在地。
  
  海生更覺奇怪,他走過去見是個年輕的山妹子暈倒在地,他看看四周,喊了幾聲,有人嗎?空蕩蕩的山上沒有回應,他急忙彎下腰去,想搖醒昏迷的山妹子。由于,蘭花這段時間心力絞碎,父親的去世,病的折騰,已是疲憊不堪。海生沒法叫醒她,只有把她抱進窩棚,放在床上,又給她蓋上了棉被。
  
  過了好久,蘭花醒過來,她見自己躺在小篾匠的床上,小篾匠坐在一邊,深情的注視著她,就掙扎著想起來,但身子卻軟得沒有一絲氣力。海生見蘭花醒來,急忙走過去扶起她,又從罐子里舀來一竹碗粥湯,小心地用胳膊托起她的頭,把竹碗湊到她嘴邊,說:“喝吧!喝下碗熱粥就會好的。”
  
  從海生口中說出個“好”字,在蘭花聽來認定是吉祥的兆頭,但當她望著海生那張憨厚而帶稚氣的娃娃臉時,她實在開不了口,眼淚卻止不住流下來。海生見她直流眼淚,忙詢問道:“山妹子,你什么地方不舒服?還是有什么難事,只要我能做到,定能鼎力相助。”蘭花只是抖索著嘴唇,兩眼怔怔地盯著海生,這叫她如何開口,雖然,山里面的人粗獷大膽,但一個年輕姑娘,對一個外鄉小伙子,又不那么要好,說起那事,真是難為她。那句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,過了好久,才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:你,你要不要我?說完,羞得忙把臉扭向里面。
  
  誰知,憨厚的海生一聽當真的了。他是認識蘭花的,知道她是這一帶出名的美人。更是許多男孩子夢寐以求的,其實,海生在去她們寨子里送貨時,看到蘭花,心里就有了深深的印象,心里就有了她,只是自己的處境不允許而已。當他聽到蘭花那句話時,心里涌現著幸福的情境,感到無比的快樂。可海生是理智的,他仔細想想,覺得自己自身難保,不能給她一個固定的家,他連忙雙手直搖說:“我不配,我不配!我是個賤民!我是個流浪者!”接著,他告訴蘭花,他是個受盡了歧視的“狗崽子”,他父母都是城市中的老師,兩年前父親因遭巫陷,被打成右派,活活被造反派打死了,母親受不了歧視和折磨,也投井自盡了,他是為了生存,才逃進大山的。說到這里他深深地嘆口氣說:我在這兒也是暫時的,隨時都會走的,哪能讓你跟著受苦!蘭花聽了海生的話,心里也有幾分同情和感動,要不是有了意中人,說不定還喜歡他。
  
  這時,他們都各自在想著事,海生是真誠的,他想,我不能辜負蘭花,心里雖然喜歡她,但要為她著想,他把蘭花說的話當成真的。可蘭花此時,心里卻一直想著如何治好病,聽了海生的話,心想:和他完了那事,讓他離開,就沒人知道了他們的事,她就可以和意中人祥瑞一起生活了。
  
  想著這些,她眼前又浮現著祥瑞的影子,這時,她再也不顧少女的害羞,投進了海生的懷里……
  
  第二天,蘭花被一陣悉悉的聲音驚醒,睜開眼睛一看,見海生彎著腰往床鋪下塞野艾草,他見蘭花醒來,不好意思地笑著說:“昨晚跳蚤把你咬得滿身都是腫塊,我用艾草熏走跳蚤,等一會兒,再用艾草水給你擦擦身,很快就會消腫的,可靈了。”聽著海生的話,蘭花真象喝了艾湯一樣從嘴苦到心,她詛咒自己,她可憐海生,她真想把真情告訴海生,但卻開不出口。
  
  下午,海生又端來了一盆艾草水,來給蘭花擦身。他掀開被子,驚喜地叫了起來:“蘭花,我說靈嘛,人瞧腫塊退了!”海生的話,象一把利劍直刺蘭花的心房,突然她一把打翻艾草水,“撲”的一聲跪在海生面前,絕望地叫道:我,我是個壞女人,你打死我吧!
  
  蘭花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海生呆如木雞。蘭花立即把自己得了瘟病的前前后后,如泣如訴告訴給海生,并且等著海生的處罰。
  
  海生聽了蘭花的哭訴,卻沒有象蘭花所想的會驚駭,暴怒,甚至狠命地撕打她,他只是沉默了片刻,就伸出手把蘭花扶起來,一句一頓地說:“蘭花,我不怪你,我一輩子也戽不了你,我愿為你的幸福去死!”
  
  蘭花的心被震動了,她撲在海生的身上說:海生哥,我求求你,你趕快下山去吧……
  
  海生拼命地抓著蘭花,聲淚俱下地說:“好妹子……我走……我馬上就走……但我會記住你的!”
  
  當晚,海生提了一個小包袱,離開了那個竹棚,蘭花扶著門框,深陷的眼眶里流露著一種講不清是傷感還是留戀的復雜感情,其實,在她內心里對海生已有了一種依戀和難舍,蘭花心里翻轉著,海生治好了自己的病,自己卻一在要求他離開,只顧自己,是否有些過份,她飽含著淚水,默默地望著一步一回頭的海生慢慢地朝山下走去。
  
  蘭花目送海生消失在草木叢生的山道之后,又在竹棚里呆呆地立了好一會兒,才失魂落魄地加到五嬸的茅屋里,無力地倒在五嬸的床上。五嬸摸著竹葉滾燙的額頭,嚇得不知怎么才好。
  
  聞訊趕來的祥瑞,一見蘭花,大吃一驚。僅僅幾天,蘭花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原先豐腴的臉龐變得黑瘦憔悴,叫人見了吃驚。他捧起蘭花的淚臉,疼愛地說:“這幾天你把我找得好苦/。妹子,別難過,村里人若是嫌棄我們,我倆就學五嬸的當年的樣子,到大山里搭個茅棚子,不信能餓死咱倆。”
  
  蘭花沒說話,只是流淚。祥瑞把她攬到懷里,吻著她的臉說:“人活一百也要死,咱倆就是做一天夫妻,死了心也甘。”蘭花忙捂上祥瑞的嘴巴,伏在祥瑞的胸前,低聲說道:祥哥……我的病,好……了……祥瑞一聽,驚訝地瞪著眼睛,疑惑地盯著蘭花問:“真的?”蘭花默默地點點頭。
  
  祥瑞簡直不敢相信是事實,他扳著蘭花的肩膀急急地問:“你是怎么治好的?快告訴我!”蘭花避開祥瑞那雙灼熱興奮的目光,用手撫摸著他那寬厚的胸膛,流著淚,哽咽著,把這幾天的事兒說一遍。
  
  祥瑞聽完蘭花的哭訴,象遭雷擊似地僵住了。山里的男子漢對未婚妻在婚前和別人打情罵俏,并不在意,但特別看重她的童貞。祥瑞他寧愿自己傳上麻瘋病和蘭花同歸于盡,也不能容忍蘭花委身他人,給自己帶來終身的恥辱。此時祥瑞又氣又恨,連連跺腳。蘭花驚恐地望著祥瑞那張變得越來越難看的臉,萬般委屈地說:祥哥,我是迫不得已……祥瑞一改過去溫和的態度,象頭暴怒的獅子,吼道:“夠了!”接著一把把蘭花從懷里推了出去。蘭花死死地抱住祥瑞,哭道:我都是為了你……“為我?你好糊涂!你破了身子,我……我得受一輩子恥辱,我爹媽能讓嗎?祖宗神靈能容嗎!”說完,發瘋似地沖出茅屋,鉆進了茫茫的竹林。
  
  祥瑞走了,蘭花猶如跌進萬丈深淵,這些天來能支持她的精神支柱,隨著祥瑞的離開而徹底摧毀了,她不吃不喝,昏昏沉沉。三天之后,又傳來可怕的消息,祥瑞已答應了父母替他包辦的婚事,和同村的姑娘巧兒結婚了。
  
  這消息好似雪上加霜,蘭花頓覺腦袋象炸開似地直閃星星,不能自控。忽然,她什么也不知曉,只是傻笑,沖著五嬸指手劃腳,一會兒唱著“想唱山歌莫怕羞……”一會兒叫著:祥瑞,祥瑞!海生,海生!
  
  五嬸見蘭瘋了,悔得直掌自己的嘴巴,急得在茅屋里直打轉。她想蘭花這樣下去也不行,就哄蘭花說;“祥哥死了,別想他了。還是海生心眼好,海生會回來的。”
  
  五嬸的話好象說到蘭花心里,從此蘭花整天站在村頭的那棵苦楝樹下,嘶啞地唱著情歌,那雙大而無神的眼睛直楞楞地望著通向山外的小路。
  
  五嬸為了補救自己多嘴的過錯,成日成夜地照管著蘭花,幾個月下來,累得病倒了,不久便過世了。這下蘭花便成了無人照看的瘋女,癡癡呆呆,四處游蕩。
  
  年三十夜晚,村頭的苦楝樹下,又隱約傳來了蘭花那哀婉的歌聲。這歌聲傳到祥瑞耳里,他眼圈紅了。他倉促決定和巧兒結婚,是出于懲罰蘭花的不貞和解脫自己痛苦的心理,實際上他忘不了蘭花,并沒能解脫內心痛苦,反而害得蘭花發了瘋。他從心里感到對不起蘭花。
  
  他的妻子巧兒見丈夫愁眉不展,便細聲細氣地說:“五嬸死了才幾天,蘭花妹子就苦得不象人樣了。我想把她接來咱家住,你看如何?”
  
  祥瑞楞楞地望著巧兒,說:“你不怕傳上麻瘋病?”巧兒說:“五嬸和她一起住了那么久,不也沒傳上嗎?”
  
  祥瑞感激地看著忠厚善良的妻子,同意了她的提議,其實,他心里早想把蘭花接到家里來,可又怕妻子誤會。祥瑞聽到妻子巧兒的提議后,立即出門去找蘭花。他先到五嬸家,蘭花不在,他又來到村邊那棵苦楝樹下,找到了蘭花。只見蘭花蓬亂的長發披在肩上,身上穿了一件又臟又破的衣衫,瘦弱的身子凍得發抖。見到這副樣子,祥瑞忍不住流出了眼淚。他走上前說:“妹子,跟我回家吃年夜飯去!”蘭花回過頭來,望著祥瑞,象是望著一個陌生人,后退了幾步,問:你是誰?我是祥哥!祥哥?蘭花突然哭起來,祥哥死了!祥哥死了!
  
  祥瑞不敢和她多說,連哄帶拉把她拉到家里。
  
  蘭花搬來祥瑞家,在他們喜從夫妻的精心照料下,衣衫干凈了,臉色也紅潤起來,身上也沒再出現過紅斑斑,只是依然癡楞楞的,天天吵著要到苦楝樹下去接海生哥。
  
  一天,祥瑞聽說前面山村來了醫療隊,他急忙抓了幾只雞,帶著蘭花去求醫。
  
  大夫對蘭花的診斷快得驚人:她患了精神病,但不太嚴重,沒啥特殊藥,只要不讓她刺激,病情就會減輕,慢慢就會好的!祥瑞一聽急了,把雞遞給大夫,哀求道:“我們山里窮,沒有什么好孝敬的,只要能治好她的麻瘋病,我不怕花錢,傾家蕩產都情愿。”
  
  “麻瘋病?”大夫吃驚地抬起頭,打量著蘭花,忙叫來了幾個醫生,替蘭花再會診。祥瑞怕醫生不肯治,忙捋起蘭花的衣袖,把蘭花得病的始末,悲慘的遭遇,一股腦兒地倒了出來。
  
  過了一會兒,醫生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苦笑著搖搖頭,提筆開一一張處方:“喏,拿藥去吧。”
  
  祥瑞擠著笑臉問:“醫生,這是好藥吧?要多少錢?”兩角錢,“兩角錢?”祥瑞不相信地瞪大雙眼直楞楞地看著醫生。
  
  醫生解釋說:“她這病叫‘皮膚過敏‘,不是什么麻瘋病!是對山里某種植物的花粉或是揮發性的氣質發生過敏。比如你剛才說她喜歡站在苦楝樹下,說不定她就是對苦楝樹這種植物產生過敏,只要吃幾片‘撲爾敏’或是‘笨海拉明’,很快就會好的。”
  
  祥瑞做夢也想不到是這么回事,他望著癡呆呆的蘭花,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放聲嚎哭起來:天哪!這是怎么回事?
  
  祥瑞撕心裂肺的嚎哭,倒使醫生們大為動情,替蘭花看病的大夫安慰說:“老表,你妹子的病不嚴重,他的郎哥來了,也許病就好了。”
  
  祥瑞把蘭花送回家,為了彌補自己的一時沖動,他想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懲罰吧,他自己已不可能再和蘭花了,為了能讓蘭花好起來。他明白了醫生的話,第二天就下山去了。一個月之后,他終于把海生找回來了,他倆走到村頭,只見蘭花站在苦楝樹下,楞楞的盯著遠方,嘴里不停地念著海生的名字。見了他們,奔了過去,邊奔邊喊:“海生哥!海生哥!”
  
  海生一見,趕緊迎了上去。蘭花一頭撲進了海生的懷里,象個迷路的孩子突然見到母親一樣,啜泣著,親吻著,淚眼立時放出了興奮的光芒!望著這熟悉的情景,祥瑞心里塞滿了酸楚,難過地把頭別了過去,心想,這就是人們常說的“有緣無份嗎?”
  
  一個星期后,祥瑞和巧兒送海生和蘭花下山。他們四人默默地來到了村頭那棵苦楝樹下。蘭花突然回過身,“撲”的跪倒在祥瑞和巧兒面前,輕輕叫道:“祥瑞哥,巧兒姐,別送了,你們對我的恩情,妹子來世一定報答!”說完,拜了三拜,立起身,挽著海生朝出山的小道上走去。
  
  祥瑞怔怔地望著蘭花和海生在那條小山道上越走越遠,直到他倆的身影漸漸地在遠處模糊的消失了。還立在那棵苦楝樹下,他茫然若失,長嘆一聲。此刻,他仿佛聽到大山里又回蕩著那悠揚悅耳的逗郎歌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頭
  
  ……
  
  
(作者:楊智勇 編輯:stwsl)
相 關
信 息
  • 【掃黑除惡督導進行時】中央掃黑除惡第19督導組分五組開展下沉督導2019.04.15
  • 中央掃黑除惡第19督導組分五組開展下沉督導2019.04.15
  • 省市脫貧攻堅惠民政策匯編2017.12.13
  • 松桃“三強化”抓黨建促公立醫院發展2019.04.26
  • 苦楝樹下的悲歌2019.04.26
  • 嚴防“低級紅”“高級黑”2019.04.26
  • 網友評論:
     以下是對 [苦楝樹下的悲歌] 的評論,總共:0條評論

    • 聚焦脫貧攻堅 共建美好家園攝影展
    • 松桃交通攝影展圖片賞析(二)
    • 松桃交通攝影展圖片賞析(一)
    • 松桃:梵凈春來早 又聞茶飄香
    • 聚焦脫貧攻堅 共建美好家園攝影展
     
    唐永明到長興堡調研旱情
    【銅仁日報】6月,我們是主角!
    像那掌心的一尾魚
    【評論員文章】一鼓作氣打好脫貧攻堅“春季
    【人民日報】守望梵凈山
    學習有方:2015首場主場外交 習近平博鰲行程
    【銅仁日報】精彩課間
    【銅仁日報】衣戀陽光班
    .習近平博鰲演講五大亮點命運共同體不分亞
    響水云梯,恍如夢境的苗嶺古道
     
    放飛青春
    【行攝苗鄉】松桃公路展新顏
    【行攝苗鄉】最美鄉村路
    首屆松桃攝影藝術作品展【九】
    首屆松桃攝影藝術作品展【八】
    新時代女性
    首屆松桃攝影藝術作品展【六】
    夜魅倩影
    首屆松桃攝影藝術作品展【四】
     
    服務條款  |  網站導航  |  聯系方式  |  投稿須知
    主辦:中共松桃苗族自治縣委 松桃苗族自治縣人民政府   承辦:中共松桃苗族自治縣委宣傳部   中文域名:松桃網站.公益
    Copyri 2011-2017 www.gjzwayl.cn All Rirghts Reserved 松桃網 版權所有
    銅仁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6-5238723 “暴恐音視頻舉報”窗口:0856—5230578
    QQ:491069448 qq群:156155093 微信號:stw085699888 地址:貴州省松桃苗族自治縣行政 中心三樓
    黔ICP備13004354號-1   技術支持:松桃網站   

    公網安備 52062802000101號

    腾讯分分彩是由哪里开奖